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 万事如意

中国人居文化的精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国学】诗经·雅·大雅  

2008-10-24 01:37:59|  分类: 国学经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诗经·大雅

 

文王之什·文王

文王在上,於昭于天,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。

有周不顯,帝命不時。文王陟降,在帝左右。

亹亹文王,令聞不已。陳錫哉周,侯文王孫子。

文王孫子,本支百世。凡周之士,不顯亦世。

世之不顯,厥猶翼翼。思皇多士,生此王國。

王國克生,維周之楨。濟濟多士,文王以寧。

穆穆文王,於緝熙敬止。假哉天命,有商孫子。

商之孫子,其麗不億。上帝既命,侯于周服。

侯服于周,天命靡常。殷士膚敏,祼將于京。

厥作祼將,常服黼冔。王之藎臣,無念爾祖。

無念爾祖,聿修厥德。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

殷之未喪師,克配上帝。宜鑒于殷,駿命不易。

命之不易,無遏爾躬。宣昭義問,有虞殷自天。

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。儀刑文王,萬邦作孚。

文王之什·大明

明明在下,赫赫在上。天難忱斯,不易維王。天位殷適,使不挾四方。

摯仲氏任,自彼殷商;來嫁于周,曰嬪于京。乃及王季,維德之行。大任有身,生此文王。

維此文王,小心翼翼。昭事上帝,聿懷多福。厥德不回,以受方國。

天監在下,有命既集。文王初載,天作之合。在洽之陽,在渭之涘。文王嘉止,大邦有子。

大邦有子,伣天之妹。文定厥祥,親迎于渭。造舟為梁,不顯其光。

有命自天,命此文王。于周于京。纘女維莘,長子維行。篤生武王,保右命爾,燮伐大商。

殷商之旅,其會如林。矢于牧野,維予侯興。上帝臨女,無貳爾心!

牧野洋洋,檀車煌煌,駟騵彭彭。維師尚父,時維鷹揚;涼彼武王,肆伐大商,會朝清明。

文王之什·綿

綿綿瓜瓞。民之初生,自土沮漆。古公亶父,陶復陶穴,未有家室。

古公亶父,來朝走馬,率西水滸,至于岐下。爰及姜女,聿來胥宇。

周原膴膴,堇荼如飴。爰始爰謀,爰契我龜。曰止曰時,筑室于茲。

乃慰乃止,乃左乃右,乃疆乃理,乃宣乃畝。自西徂東,周爰執事。

乃召司空,乃召司徒,俾立室家。其繩則直,縮版以載,作廟翼翼。

捄之陾陾,度之薨薨,筑之登登,削屢馮馮。百堵皆興,鼛鼓弗勝。

乃立皋門,皋門有伉;乃立應門,應門將將。乃立冢土,戎醜攸行。

肆不殄厥慍,亦不隕厥問,柞棫拔矣,行道兌矣。混夷駾矣,維其喙矣。

虞芮質厥成,文王厥厥生。予曰有疏附,予曰有先後,予曰有奔奏,予曰有御侮。

文王之什·棫樸

芃芃棫樸,薪之槱之。濟濟辟王,左右趣之。

濟濟辟王,左右奉璋。奉璋峨峨,髦士攸宜。

淠彼涇舟,烝徒楫之。周王于邁,六師及之。

倬彼云漢,為章于天。周王壽考,遐不作人?

追琢其章,金玉其相。勉勉我王,綱紀四方。

文王之什·旱麓

瞻彼旱麓,榛楛濟濟。豈弟君子,干祿豈弟。

瑟彼玉瓚,黃流在中。豈弟君子,福祿攸降。

鳶飛戾天,魚躍于淵。豈弟君子,遐不作人?

清酒既載,騂牡既備。以享以祀,以介景福。

瑟彼柞棫,民所燎矣。豈弟君子,神所勞矣。

莫莫葛櫑,施于條枚。豈弟君子,求福不回。

文王之什·思齊

思齊大任,文王之母。思媚周姜,京室之婦。大姒嗣徽音,則百斯男。

惠于宗公,神罔時怨,神罔時恫。刑于寡妻,至于兄弟,以御于家邦。

雍雍在宮,肅肅在廟。不顯亦臨,無射亦保。

肆戎疾不殄,烈假不遐。不聞亦式,不諫亦入。

肆成人有德,小子有造。古人之無斁,譽髦斯士。

文王之什·皇矣

皇矣上帝,臨下有赫;監觀四方,求民之莫。

維此二國,其政不獲;維彼四國,爰究爰度。

上帝耆之,憎其式廓。乃眷西顧,此維與宅。

作之屏之,其菑其翳;修之平之,其灌其栵;

啟之辟之,其檉其椐;攘之剔之,其檿其柘。

帝遷明德,串夷載路。天立厥配,受命既固。

帝省其山,柞棫斯拔,松柏斯兌。帝作邦作對,自大伯王季。

維此王季,因心則友。則友其兄,則篤其慶,載錫之光。受祿無喪,奄有四方。

維此王季,帝度其心,貊其德音。其德克明,克明克類,克長克君。

王此大邦,克順克比。比于文王,其德靡悔。既受帝祉,施于孫子。

帝謂文王:無然畔援,無然歆羨,誕先登于岸。密人不恭,敢距大邦,侵阮徂共。

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,以按徂旅,以篤周祜,以對于天下。

依其在京,侵自阮疆,陟我高岡。無矢我陵,我陵我阿;無飲我泉,我泉我池!

度其鮮原,居岐之陽,在渭之將。萬邦之方,下民之王。

帝謂文王:予懷明德,不大聲以色,不長夏以革,不識不知,順帝之則。

帝謂文王:詢爾仇方,同爾兄弟。以爾鉤援,與爾臨沖,以伐崇墉。

臨沖閑閑,崇墉言言,執訊連連,攸馘安安。是類是祃,是致是附,四方以無侮。

臨沖茀茀,崇墉仡仡,是伐是肆,是絕是忽,四方以無拂。

文王之什·靈臺_

經始靈臺,經之營之。庶民攻之,不日成之。經始勿亟,庶民子來。

王在靈囿,麀鹿攸伏;麀鹿濯濯,白鳥翯翯。王在靈沼,於牣魚躍。

虡業維樅,賁鼓維鏞。於論鼓鐘,於樂辟癰。

於論鼓鐘,於樂辟癰。鼉鼓逢逢,矇瞍奏公。

文王之什·下武

下武維周,世有哲王。三後在天,王配于京。

王配于京,世德作求。永言配命,成王之孚。

成王之孚,下土之式。永言孝思,孝思維則。

媚茲一人,應侯順德。永言孝思,昭哉嗣服。

昭茲來許,繩其祖武。於萬斯年,受天之祜。

受天之祜,四方來賀。於萬斯年,不遐有佐。

文王之什·文王有聲

文王有聲,遹駿有聲,遹求厥寧,遹觀厥成。文王烝哉!

文王受命,有此武功;既伐于崇,作邑于豐。文王烝哉!

筑城伊淢,作豐伊匹,匪棘其欲,遹追來孝。王后烝哉!

王公伊濯,維豐之垣。四方攸同,王后維翰。王后烝哉!

豐水東注,維禹之績。四方攸同,皇王維辟。皇王烝哉!

鎬京辟癰,自西自東,自南自北,無思不服。皇王烝哉!

考卜維王,宅是鎬京。維龜正之,武王成之。武王烝哉!

豐水有芑,武王豈不仕?詒厥孫謀,以燕翼子。武王烝哉!

生民之什·生民

厥初生民,時維姜嫄。生民如何?克禋克祀,以弗無子。履帝武敏歆,攸介攸止;載震載夙,載生載育,時維后稷。

誕彌厥月,先生如達。不坼不副,無菑無害。以赫厥靈,上帝不寧。不康禋祀,居然生子。

誕寘之隘巷,牛羊腓字之。誕寘之平林,會伐平林;誕寘之寒冰,鳥覆翼之。鳥乃去矣,后稷呱矣。實覃實訏,厥聲載路。

誕實匍匐,克岐克嶷,以就口食。蓺之荏菽,荏菽旆旆,禾役穟穟,麻麥幪幪,瓜瓞唪唪。

誕后稷之穡,有相之道。茀厥豐草,種之黃茂。實方實苞,實種實褎,實發實秀,實堅實好,實穎實栗,即有邰家室。

誕降嘉種,維秬維秠,維穈維芑。恒之秬秠,是獲是畝;恒之穈芑,是任是負,以歸肇祀。

誕我祀如何?或舂或揄,或簸或蹂;釋之叟叟,烝之浮浮。載謀載惟,取蕭祭脂,取羝以軷,載燔載烈。以興嗣歲。

卬盛于豆,于豆于登。其香始升,上帝居歆。胡臭亶時。后稷肇祀,庶無罪悔,以迄于今。

生民之什·行葦

敦彼行葦,牛羊勿踐履。方苞方體,維葉泥泥。戚戚兄弟,莫遠具爾。或肆之筵,或授之几。

肆筵設席,授几有緝御。或獻或酢,洗爵奠斝。醓醢以薦,或幡或炙。嘉肴脾臄,或歌或咢。

敦弓既堅,四鍭既鈞;舍矢既均,序賓以賢。敦弓既句,既挾四鍭;四鍭如樹,序賓以不侮。

曾孫維主,酒醴維醹,酌以大斗,以祈黃耇。黃耇臺背,以引以翼。壽考維祺,以介景福。

生民之什·既醉

既醉以酒,既飽以德。君子萬年,介爾景福。

既醉以酒,爾殽既將。君子萬年,介爾昭明。

昭明有融,高朗令終。令終有俶,公尸嘉告。

其告維何?籩豆靜嘉。朋友攸攝,攝以威儀。

威儀孔時,君子有孝子。孝子不匱,永錫爾類。

其類維何?室家之壸。君子萬年,永錫祚胤。

其胤維何?天被爾祿。君子萬年,景命有仆。

其仆維何?厘爾女士。厘爾女士,從以孫子。

生民之什·鳧鹥

鳧鹥在涇,公尸來燕來寧。爾酒既清,爾殽既馨。公尸燕飲,福祿來成。

鳧鹥在沙,公尸來燕來宜。爾酒既多,爾殽既嘉。公尸燕飲,福祿來為。

鳧鹥在渚,公尸來燕來處。爾酒既湑,爾殽伊脯。公尸燕飲,福祿來下。

鳧鹥在潀,公尸來燕來宗。既燕于宗,福祿攸降。公尸燕飲,福祿來崇。

鳧鹥在亹,公尸來止熏熏。旨酒欣欣,燔炙芬芬。公尸燕飲,無有後艱。

生民之什·假樂

假樂君子,顯顯令德。宜民宜人,受祿于天。保右命之,自天申之。

干祿百福,子孫千億。穆穆皇皇,宜君宜王。不愆不忘,率由舊章。

威儀抑抑,德音秩秩。無怨無惡,率由群匹。受福無疆,四方之綱。

之綱之紀,燕及朋友。百辟卿士,媚于天子。不解于位,民之攸墍。《假樂》

生民之什·公劉

篤公劉,匪居匪康,乃埸乃疆,乃積乃倉。乃裹糇糧,于橐于囊,思輯用光。弓矢斯張,干戈戚揚,爰方啟行。

篤公劉,于胥斯原。既庶既繁。既順乃宣,而無詠嘆。陟則在巘,復降在原。何以舟之?維玉及瑤,鞞琫容刀。

篤公劉,逝彼百泉,瞻彼溥原。乃陟南岡,乃覯于京。京師之野,于時處處,于時廬旅。于時言言,于時語語。

篤公劉,于京斯依。蹌蹌濟濟,俾筵俾几。既登乃依,乃造其曹;執豕于牢,酌之用匏。食之飲之,君之宗之。

篤公劉,既溥既長。既景乃岡,相其陰陽,觀其流泉。其軍三單,度其隰原,徹田為糧。度其夕陽,豳居允荒。

篤公劉,于豳斯館。涉渭為亂,取厲取鍛。止基乃理,爰眾爰有。夾其皇澗,溯其過澗。止旅乃密,芮鞫之即。

生民之什·泂酌

泂酌彼行潦,挹彼注茲,可以餴饎。豈弟君子,民之父母。

泂酌彼行潦,挹彼注茲,可以濯罍。豈弟君子,民之攸歸。

泂酌彼行潦,挹彼注茲,可以濯溉。豈弟君子,民之攸墍。

生民之什·卷阿

有卷者阿,飄風自南。豈弟君子,來游來歌,以矢其音。

伴奐爾游矣,優游爾休矣。豈弟君子,俾爾彌爾性,似先公酋矣。

爾土宇皈章,亦孔之厚矣。豈弟君子,俾爾彌爾性,百神爾主矣。

爾受命長矣,茀祿爾康矣。豈弟君子,俾爾彌爾性,純嘏爾常矣。

有馮有翼,有孝有德,以引以翼。豈弟君子,四方為則。

颙颙卬卬,如圭如璋,令聞令望。豈弟君子,四方為綱。

鳳皇于飛,翙翙其羽,亦集爰止。藹藹王多吉士,維君子使,媚于天子。

鳳皇于飛,翙翙其羽,亦傅于天。藹藹王多吉人,維君子命,媚于庶人。

鳳皇鳴矣,于彼高岡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陽。菶菶萋萋,雍雍喈喈。

君子之車,既庶且多;君子之馬,既閑且馳。矢詩不多,維以遂歌。

生民之什·民勞

民亦勞止,汔可小康。惠此中國,以綏四方。無縱詭隨,以謹無良。式遏寇虐,憯不畏明。柔遠能邇,以定我王。

民亦勞止,汔可小休。惠此中國,以為民逑。無縱詭隨,以謹惛怓。式遏寇虐,無俾民憂。無棄爾勞,以為王休。

民亦勞止,汔可小息。惠此京師,以綏四國。無縱詭隨,以謹罔極。式遏寇虐,無俾作慝。敬慎威儀,以近有德。

民亦勞止,汔可小愒。惠此中國,俾民憂泄。無縱詭隨,以謹醜厲。式遏寇虐,無俾正敗。戎雖小子,而式弘大。

民亦勞止,汔可小安。惠此中國,國無有殘。無縱詭隨,以謹繾綣。式遏寇虐,無俾正反。王欲玉女,是用大諫。

生民之什·板

上帝板板,下民卒癉。出話不然,為猶不遠。

靡聖管管,不實于亶。猶之未遠,是用大諫。

天之方難,無然憲憲;天之方蹶,無然泄泄。

辭之輯矣,民之洽矣;辭之懌矣,民之莫矣。

我雖異事,及爾同寮。我即爾謀,聽我囂囂。

我言維服,勿以為笑。先民有言:詢于芻蕘。

天之方虐,無然謔謔。老夫灌灌,小子蹻蹻。

匪我言耄,爾用憂謔。多將熇熇,不可救藥。

天之方懠,無為毗。威儀卒迷,善人載尸。

民之方殿屎,則莫我敢葵。喪亂蔑資,曾莫惠我師。

天之牖民,如塤如篪,如璋如圭,如取如攜。

攜無曰益,牖民孔易。民之多辟,無自立辟。

價人維藩,大師維垣,大邦維屏,大宗維翰。

懷德維寧,宗子維城。無俾城壞,無獨斯畏。

敬天之怒,無敢戲豫;敬天之渝,無敢馳驅。

昊天曰明,及爾出王;昊天曰旦,及爾游衍。

蕩之什·蕩

蕩蕩上帝,下民之辟。疾威上帝,其命多辟。

天生烝民,其命匪諶。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曾是強御,曾是掊克,

曾是在位,曾是在服。天降滔德,女興是力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而秉義類,強御多懟。

流言以對,寇攘式內。侯作侯祝,靡屆靡究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女炰烋于中國,斂怨以為德。

不明爾德,時無背無側;爾德不明,以無陪無卿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天不湎爾以酒,不義從式。

既愆爾止,靡明靡晦。式號式呼,俾晝作夜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如蜩如螗,如沸如羹。

小大近喪,人尚乎由行。內奰于中國,覃及鬼方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匪上帝不時,殷不用舊。

雖無老成人,尚有典刑。曾是莫聽,大命以傾。

文王曰:咨!咨女殷商。人亦有言:顛沛之揭,

枝葉未有害,本實先撥。殷鑒不遠,在夏後之世!

蕩之什·抑

抑抑威儀,維德之隅。人亦有言:靡哲不愚。庶人之愚,亦職維疾;哲人之愚,亦維斯戾。

無競維人,四方其訓之;有覺德行,四國順之。訏謨定命,遠猶辰告。敬慎威儀,維民之則。

其在于今,興迷亂于政;顛覆厥德,荒湛于酒。女雖湛樂從。弗念厥紹,罔敷求先王,克共明刑。

肆皇天弗尚,如彼泉流,無淪胥以亡。夙興夜寐,灑掃庭內,維民之章。

修爾車馬,弓矢戎兵,用戒戎作,用逖蠻方。質爾人民,謹爾侯度,用戒不虞。

慎爾出話,敬爾威儀,無不柔嘉。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;斯言之玷,不可為也。

無易由言,無曰茍矣;莫捫朕舌,言不可逝矣。無言不讎,無德不報。

惠于朋友,庶民小子。子孫繩繩,萬民靡不承。視爾友君子,輯柔爾顏,不遐有愆。

相在爾室,尚不愧于屋漏。無曰不顯,莫予云覯。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?

辟爾為德,俾臧俾嘉。淑慎爾止,不愆于儀。不僭不賊,鮮不為則。

投我以桃,報之以李。彼童而角,實虹小子。荏染柔木,言緡之絲。

溫溫恭人,維德之基。其維哲人,告之話言,順德之行;

其維愚人,覆謂我僭:民各有心。於乎小子!未知臧否。匪手攜之,言示之事;

匪面命之,言提其耳。借曰未知,亦既抱子。民之靡盈,誰夙知而莫成?

昊天孔昭,我生靡樂。視爾夢夢,我心慘慘。誨爾諄諄,聽我藐藐。

匪用為教,覆用為虐。借曰未知,亦聿既耄。

於乎小子!告爾舊止。聽用我謀,庶無大悔。天方艱難,曰喪厥國。

取譬不遠,昊天不忒。回遹其德,俾民大棘。

蕩之什·桑柔

菀彼桑柔,其下侯旬。捋采其劉,瘼此下民。不殄心憂,倉兄填兮;

倬彼昊天,寧不我矜。四牡騤騤,旟旐有翩。亂生不夷,靡國不泯。

民靡有黎,具禍以燼。於乎有哀!國步斯頻。國步蔑資,天不我將;

靡所止疑,云徂何往?君子實維,秉心無競。誰生厲階?至今為梗。

憂心殷殷,念我土宇。我生不辰,逢天僤怒。自西徂東,靡所定處;

多我覯痻,孔棘我圉。為謀為毖,亂況斯削。告爾憂恤,誨爾序爵。

誰能執熱,逝不以濯?其何能淑?載胥及溺。如彼溯風,亦孔之僾;

民有肅心,荓云不逮。好是稼穡,力民代食;稼穡維寶,代食維好。

天降喪亂,滅我立王。降此蟊賊,稼穡卒癢。哀恫中國,具贅卒荒;

靡有旅力,以念穹蒼。維此惠君,民人所瞻。秉心宣猶,考慎其相。

維彼不順,自獨俾臧。自有肺腸,俾民卒狂。

瞻彼中林,甡甡其鹿。朋友已譖,不胥以穀。人亦有言:進退維穀。

維此聖人,瞻言百里;維彼愚人,覆狂以喜。匪言不能,胡斯畏忌。

維此良人,弗求弗迪;維彼忍心,是顧是復。民之貪亂,寧為荼毒!

大風有隧,有空大穀。維此良人,作為式穀;維彼不順,征以中垢。

大風有隧,貪人敗類。聽言則對,誦言如醉。匪用其良,覆俾我悖。

嗟爾朋友!予豈不知而作?如彼飛蟲,時亦弋獲。既之陰女,反予來赫。

民之罔極,職涼善背;為民不利,如云不克。民之回遹,職競用力。

民之未戾,職盜為寇。涼曰不可,覆背善詈。雖曰匪予,既作爾歌。

蕩之什·云漢

倬彼云漢,昭回于天。王曰:於乎!何辜今之人?天降喪亂,饑饉薦臻。靡神不舉,靡愛斯牲。圭璧既卒,寧莫我聽!

旱既太甚,蘊隆蟲蟲。不殄禋祀,自郊徂宮。上下奠瘞,靡神不宗。后稷不克,上帝不臨;耗斁下土,寧丁我躬!

旱既太甚,則不可推。兢兢業業,如霆如雷。周餘黎民,靡有孑遺。昊天上帝,則不我遺。胡不相畏?先祖于摧。

旱既太甚,則不可沮。赫赫炎炎,云我無所。大命近止,靡瞻靡顧。群公先正,則不我助。父母先祖,胡寧忍予?

旱既太甚,滌滌山川。旱魃為虐,如惔如焚。我心憚暑,憂心如薰。群公先正,則不我聞。昊天上帝,寧俾我遁!

旱既太甚,黽勉畏去。胡寧瘨我以旱?憯不知其故。祈年孔夙,方社不莫。昊天上帝,則不我虞。敬恭明神,宜無悔怒。

旱既太甚,散無友紀。鞫哉庶正,疚哉冢宰。趣馬師氏,膳夫左右;靡人不周,無不能止。瞻卬昊天,云如何里?

瞻卬昊天,有嘒其星。大夫君子,昭假無贏。大命近止,無棄爾成。何求為我?以戾庶正。瞻卬昊天,曷惠其寧?

蕩之什·崧高

崧高維岳,駿極于天。維岳降神,生甫及申。

維申及甫,維周之翰。四國于蕃,四方于宣。

亹亹申伯,王纘之事。于邑于謝,南國是式。

王命召伯,定申伯之宅。登是南邦,世執其功。

王命申伯,式是南邦,因是謝人,以作爾庸。

王命召伯,徹申伯土田;王命傅御,遷其私人。

申伯之功,召伯是營。有俶其城,寢廟既成,既成藐藐;

王錫申伯,四牡蹻蹻,鉤膺濯濯。

王遣申伯,路車乘馬。我圖爾居,莫如南土。

錫爾介圭,以作爾寶。往近王舅,南土是保。

申伯信邁,王餞于郿。申伯還南,謝于誠歸。

王命召伯,徹申伯土疆,以峙其粻,式遄其行。

申伯番番,既入于謝,徒御嘽嘽。周邦咸喜,戎有良翰。不顯申伯,王之元舅,文武是憲。

申伯之德,柔惠且直。揉此萬邦,聞于四國。吉甫作誦,其詩孔碩;其風肆好,以贈申伯。

蕩之什·烝民

天生烝民,有物有則。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天監有周,昭假于下。保茲天子,生仲山甫。

仲山甫之德,柔嘉維則。令儀令色,小心翼翼;古訓是式,威儀是力。天子是若,明命使賦。

王命仲山甫:式是百辟,纘戎祖考,王躬是保,出納王命。王之喉舌,賦政于外,四方爰發。

肅肅王命,仲山甫將之;邦國若否,仲山甫明之。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夙夜匪解,以事一人。

人亦有言:柔則茹之,剛則吐之。維仲山甫,柔亦不茹,剛亦不吐;不侮矜寡,不畏強御。

人亦有言:德輶如毛,民鮮克舉之,我儀圖之。維仲山甫舉之,愛莫助之。袞職有闕,維仲山甫補之。

仲山甫出祖,四牡業業,征夫捷捷,每懷靡及。四牡彭彭,八鸞鏘鏘,王命仲山甫,城彼東方。

四牡騤騤,八鸞喈喈,仲山甫徂齊,式遄其歸。吉甫作誦,穆如清風。仲山甫永懷,以慰其心。

蕩之什·韓奕

奕奕梁山,維禹甸之,有倬其道。韓侯受命,王親命之:纘戎祖考。無廢朕命,夙夜匪解,虔共爾位。朕命不易,干不庭方,以佐戎辟。

四牡奕奕,孔修且張,韓侯入覲,以其介圭,入覲于王。王錫韓侯:淑旗綏章,簟茀錯衡,玄袞赤舄,鉤膺鏤钖,鞹鞃淺幭,鞗革金厄。

韓侯出祖,出宿于屠。顯父餞之,清酒百壺。其殽維何?炰鱉鮮魚。其蔌維何?維筍及蒲。其贈維何?乘馬路車。籩豆有且,侯氏燕胥。

韓侯取妻,汾王之甥,蹶父之子。韓侯迎止,于蹶之里。百兩彭彭,八鸞鏘鏘,不顯其光。諸娣從之,祁祁如云。韓侯顧之,爛其盈門。

蹶父孔武,靡國不到。為韓姞相攸,莫如韓樂。孔樂韓土,川澤訏訏,魴鱮甫甫,麀鹿噳噳,有熊有羆,有貓有虎。慶既令居,韓姞燕譽。

溥彼韓城,燕師所完。以先祖受命,因時百蠻。王錫韓侯,其追其貊,奄受北國,因以其伯。實墉實壑,實畝實籍。獻其貔皮,赤豹黃羆。

蕩之什·江漢

江漢浮浮,武夫滔滔。匪安匪游,淮夷來求。

既出我車,既設我旟,匪安匪舒,淮夷來鋪。

江漢湯湯,武夫洸洸。經營四方,告成于王。

四方既平,王國庶定。時靡有爭,王心載寧。

江漢之滸,王命召虎,式辟四方,徹我疆土。

匪疚匪棘,王國來極。于疆于理,至于南海。

王命召虎,來旬來宣;文武受命,召公維翰。

無曰:予小子,召公是似。肇敏戎公,用錫爾祉。

厘爾圭瓚,秬鬯一卣,告于文人。錫山土田,

于周受命,自召祖命。虎拜稽首,天子萬年。

虎拜稽首,對揚王休。作召公考,天子萬壽。

明明天子,令聞不已;矢其文德,洽此四國。

蕩之什·常武

赫赫明明,王命卿士,南仲大祖,大師皇父。

整我六師,以修我戎。既敬既戒,惠此南國。

王謂尹氏,命程伯休父,左右陳行,戒我師旅:

率彼淮浦,省此徐土,不留不處,三事就緒。

赫赫業業,有嚴天子,王舒保作。匪紹匪游,

徐方繹騷。震驚徐方,如雷如霆,徐方震驚。

王奮厥武,如震如怒。進厥虎臣,闞如虓虎。

鋪敦淮濆,仍執醜虜。截彼淮浦,王師之所。

王旅嘽嘽,如飛如翰,如江如漢。如山之苞,

如川之流。綿綿翼翼,不測不克,濯征徐國。

王猶允塞,徐方既來。徐方既同,天子之功。

四方既平,徐方來庭。徐方不回,王曰:還歸。

蕩之什·瞻卬

瞻卬昊天,則不我惠。孔填不寧,降此大厲。邦靡有定,

士民其瘵。蟊賊蟊疾,靡有夷屆。罪罟不收,靡有夷瘳。

人有土田,女反有之;人有民人,女覆奪之。此宜無罪,

女反收之;彼宜有罪,女覆說之。哲夫成城,哲婦傾城。

懿厥哲婦,為梟為鴟。婦有長舌,維厲之階。

亂匪降自天,生自婦人。匪教匪誨,時維婦寺。

鞫人忮忒,譖始竟背。豈曰不極?伊胡為慝!

如賈三倍,君子是識。婦無公事,休其蠶織。

天何以刺?何神不富?舍爾介狄,維予胥忌。

不吊不祥,威儀不類。人之云亡,邦國殄瘁。

天之降罔,維其優矣。人之云亡,心之憂矣。

天之降罔,維其幾矣。人之云亡,心之悲矣。

觱沸檻泉,維其深矣。心之憂矣,寧自今矣。

不自我先,不自我後。藐藐昊天,無不克鞏。

無忝皇祖,式救爾後。

蕩之什·召旻

旻天疾威,天篤降喪,瘨我饑饉,民卒流亡。我居圉卒荒。

天降罪罟,蟊賊內訌。昏椓靡共,潰潰回遹,實靖夷我邦。

皋皋訾訾,曾不知其玷。兢兢業業,孔填不寧,我位孔貶。

如彼歲旱,草不潰茂,如彼棲苴。我相此邦,無不潰止。

維昔之富,不如時;維今之疚,不如茲。彼疏斯粺,胡不自替,職兄斯引?

池之竭矣,不云自頻?泉之竭矣,不云自中?溥斯害矣,職兄斯弘,不災我躬?

昔先王受命,有如召公,日辟國百里;今也日蹙國百里。

於乎哀哉!維今之人,不尚有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